切换到宽版
  • 1083阅读
  • 0回复

那些时光哦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大上海
 
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发表于: 2014-06-09
读到过一篇回忆高尔基的文章。作者记述他四次见到高尔基流泪的情景。
      一次是得到了契诃夫去世的消息之后。那天是个节日,还有人在室外燃放烟火。高尔基出来阻止他们,说:“别放了,契诃夫去世了。”声音颤抖,近乎哀求。
      一次是在放电影的时候,银幕上一个小孩在铁轨上睡着了,一列火车正从前方隆隆驶来,一只小狗冒死迎着火车奔去营救。高尔基为这只忠勇的小狗流泪。
      一次在斯莫尔尼宫的群众集会上。大会结束,全体起立高唱《国际歌》,高尔基热泪盈眶。
      一次在彼得格勒火车站,高尔基准备坐火车出国,站长说火车司机和司炉工想见他,高尔基欣然同意:“那太荣幸了,那太荣幸了!”他握着火车司机的粗手,哭了。
      流泪是因为赤诚。我喜欢缺失尊卑,无分彼此、发自心灵的真感情;我喜欢流泪的文学大师高尔基。

      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《白痴》第四部第七章,写到这一幕:梅什金公爵参加一个上流社会的集合,不慎碰倒了一只漂亮的中国花瓶之后,显贵们都瞧着他笑,而且笑声越来越大。独有在笑声包围中的“梅什金公爵热泪盈框”。
      就在这一章里,这个流泪的公爵对那些曾经高声大笑的贵族说了这样的话:“我不明白,怎么能走过树木却不因看到它而感到幸福?怎么能跟人说话却不因有他而感到幸福?哦,我只是不善于表达出来······美好的事物比比皆是,甚至最辨认不清的人也能发现它们是美好的!请看看孩子,请看看天上的朝霞,请看看青草长的多好,请看看望着您和爱您的眼睛······”
      流泪是因为纯真,我喜欢面对奚落自我镇定;我喜欢流泪的梅什金公爵。

      回忆录《我的弟弟》,写的是“小萝卜头”在狱中的往事,文中写道:“1941年,我的爸爸妈妈和只有八个月大的弟弟,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了。弟弟跟着妈妈住在女牢房里。牢房阴暗潮湿,终年不见阳光。弟弟穿的是妈妈改小的囚衣,吃的和大人一样,是发霉发臭的牢饭。长期监狱生活的折磨,弟弟长得脑袋大,身子小,面黄肌瘦,难友们都疼爱地叫他‘小萝卜头’。”
      小萝卜头六岁了,爸爸向特务提出,应当让他去上学。特务怕小萝卜头把监狱的内幕泄露出去,硬是不让。经过难友们几次斗争,特务才勉强同意让“政治犯”当他的老师。
      于是,形成了这样一条上学之路:每天由特务押着去男牢房,学习完了,再由特务押回女牢房。小萝卜头每门功课都学得很好。特务在旁边监视的时候,他就用俄语跟黄伯伯说话。特务不懂俄语,干着急也没办法。
      小萝卜头学习很认真,也很刻苦。他懂得,自己的学习机会来之不易。他牢牢记住妈妈的话:将来革命胜利了,还要建设新中国。
      流泪有时很复杂,被前辈的艰苦卓绝而笑傲天下感动,又担心流血牺牲得之不易的胜利果实毁之旦夕。

      从什么时候起,我们在阅读作品时,疏远了甚至隔绝了泪水?
      我记得那些曾经与眼泪伴随的阅读。为杜甫的“三吏”与“三别”,为窦娥感天动地的冤屈,也为那个可怜的孤儿万卡,他将一封写着“乡下爷爷收”的信投进邮箱,天真地盼望着爷爷会来接他······不久前,为孩子读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,到最后,小女孩冻死前在火柴的光焰中看到死去的祖母时,孩子惊异地问:“爸爸,你怎么哭了?”
      我欣慰于久违的泪水,它让我获得一种对于自身的确证,使我知道,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并未泯灭,也不会因为时世的变迁而死去。眼泪天然地与善良和怜悯有关,更与人类的正直和真伪有关,为人类的苦难而落泪是理所当然的。
      当然,拨动泪腺的并非只有苦难,只有对呻吟和弱者的同情,眼里更为感动而流淌。为朱自清笔下父亲穿棉布袍子的笨重的背影;为《红岩》中的英雄群体;为杨靖宇将军剖开腹部后裸露的树皮和草颗;为安徒生童话中的海的女儿美人鱼公主······他们展示了各自的爱与献身的价值,标举了正当的生活应该遵循的原则,锲而不舍、奋不顾身,让人仰望。眼泪湿润时,我们也分明听到了灵魂对自我的激励。
      泪水发源于人性中最深沉、柔软的部分,是对人生苦难最强烈的感知和怜悯,是对世界的残缺和不公的刻骨铭心的感觉,也是对至善至美的向往,是爱的无声的语言。不能想象,一部用心血写就的作品里没有它的踪迹,更不能想象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会对它漠不关心。它是灵魂自然的分泌,在散文《想北平》的结尾处,老舍写道:“好,不再说了;要流泪了,真想念北平呀!”这句简单的话,远远超出其字面的含义。
      泪水在流淌······流泪实际上是一种能力,是人们的灵魂仍然能够感动的标志,不应该为流泪而羞怯,相反,要感到高兴欣慰。古典悲剧正是通过使观众流泪,达到净化其灵魂的目的。由此也不妨说,眼泪也是一种尺度,据此正可以检测一颗灵魂的质地。对于作品和作者,读者的泪水是表达敬意的最好方式,而对读者本身,也是一种自我的确证,表明他依旧拥有质朴健全的人性。在使人流泪的作品和流泪的读者之间,展现的是健康的精神状态和心理空间。老托尔斯泰在听到柴可夫斯基的《如歌的行板》时,感到得热泪盈眶。想想这样的事,胸怀会明净许多。
      必须激发、培养和存储我们内心的感动的能量,像水库蓄水一样,让泪水充满作品吧,灵魂会因之而飞升。不要让那些奢靡滥觞之音占据我们的主流!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